达鸿飞:我对区块链越来越有信心了!

图片摄于2018/12/6下午NEO会议室

hi,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币圈大姐小龟,一个星期不见啦,有没有想我?

我第一次见到达叔(NEO创始人达鸿飞)是在2014年夏天,那时候我在壹比特(当时很知名的区块链媒体)是个打酱油的。但我工作很努力,经常在周末跑出来见各种人。

那个夏天,徐义吉邀请我过来上海参加他们比特创业营在上海的活动。

我和达叔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次活动结束后组织的一次KTV活动中(在场的有达鸿飞、徐义吉、王冠、熊越、墨不一、宋欢平等)。

可以说,达叔是在场所有人中唱歌最好听的(我认为是这样)。虽然,他当时说我唱歌不在调上。

KTV结束后,我们一行人还去吃了猪肚鸡,吃完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

我和达叔最近一次见面是在两三年前了,那时达叔和咕噜一起过来给杭州的一个创业社群分享区块链。晚上我和达叔、咕噜、钱友才等几个人一起吃了饭,还是我点的菜。

印象里,达叔是一个很亲切而且幽默的帅哥,所以,我很喜欢找他聊天。

时隔四年,再一次见到达叔,达叔首先拥抱了我,并且问了我一些关于哔哔News的情况。

哎,岁月如尖刀,刀刀催人老。我听人说,一个人最美好的时光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属于我的最美好的时光已经不多了。

如今,曾经一起唱歌一起吃饭的帅哥们如今都已成为行业中顶尖的人物。

而我还是一颗穷苦清贫的小韭菜。

不说了,关爱小龟,人人有责。

下面是我和达叔尬聊的对话。


小龟:你这个胡子……

达鸿飞:采访正式开始了是吧?我这个胡子怎么了?

小龟:你怎么知道采访正式开始了?

达鸿飞:这明显是第一个问题。

小龟:你怎么知道是第一个问题。

达鸿飞:感觉就是嘛,我也接受过一些采访。

小龟:那我不问了。

达鸿飞:你问吧,没关系。

小龟:我不问了。我感觉你状态挺好的,是蛮放松的状态。我经常在朋友圈看到你到处旅游。

达鸿飞:哪有到处旅游,是到处出差。我只是不爱晒打鸡血,发十点钟还在加班这种朋友圈。就跟读书的时候一样,我不想做那种死读书的学生。

小龟:你是装的不努力,还是?

达鸿飞:真实也确实没怎么努力。

小龟:我特别羡慕你的状态。你是属于忙中偷闲还是真的挺闲的?

达鸿飞:其实不是,我喜欢把事情堆在一起做。

小龟:你是怎么处理工作的?堆在一起做是……?

达鸿飞:比如我刚才是从会议室被喊出来接受采访的。我会把某一天排得很满,比如我今天事情就比较多。你看基本日历上都是满的,一直到晚上吃饭。所以今天不能陪你吃饭。

小龟:没关系。我听说你现在不怎么忙,主要的身份是……“形象代言人”?

达鸿飞:首先,我不是什么形象代言人。而且,我挺忙的,我刚给你看了我的今天的日历了。

小龟:你现在主要的工作重心是?

达鸿飞:人吧!怎样把优秀的人团结在一起,还有就是方向!

小龟:我听说,你在国外比较放得开。在国内,因为大家都说你是大佬,有点拘束。

达鸿飞:在国外比较放得开,你指哪方面?

小龟:会和大家坐坐下来喝酒聊天,什么话都聊,在国外。

达鸿飞:主要是看跟谁,其实跟在你在哪倒没有什么关系。国内没有什么人认识我,挺好的!国外有时候反而有人认出你——“你是达鸿飞,是吧!”我觉得还好,没有他们说的那么明显。

小龟:可是大家都觉得你是大佬啊。

达鸿飞:那是大家觉得。跟三年前我们吃饭的时候不是一样的嘛,没有什么区别。

小龟:有一段时间,我看很多人都自诩为大佬。如果他们是大佬,那你不更加是大佬了?

达鸿飞这个东西怎么定义,就是大家叫着玩的。大佬没有什么严格的标准。可能还要看年纪,对吧?年纪太轻叫大佬不太合适,叫神童。

小龟:你多大?

达鸿飞:我80年的,你就写80后吧!

小龟:哈哈哈哈哈哈!那我是90后。你觉得这两年个人发生的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达鸿飞:更自由了!

小龟:为什么说是更自由了?

达鸿飞:你已经把一些你想做的事情已经做到一部分了,可以放弃一些短期目标了嘛!

小龟:你想做的哪些事情做好了?

达鸿飞:比如NEO,分布科技等等。现在短期的目标实现了,就可以更多地聚焦于中长期目标。

小龟:短期目标有哪些?

达鸿飞:比如主网上线、产品可用等。在没有做之前写的白皮书,你也不知道能做成什么样。

小龟:我还以为是实现了财务目标。

达鸿飞:我没有明确的财务目标。

小龟:这个问题,有人建议我不要问了。

达鸿飞:随意,随意,我无所谓。

小龟:我想听你评价一下比特创业营的的几个兄弟?

达鸿飞:评价一下,到时候负面评价大家觉得不好,正面评价又太政治正确了,多没劲啊。怎么评价,从哪里开始?

小龟:先说一下人畜无害的蓝领吧。

达鸿飞:蓝领和我交流相对还多一点。蓝领很有学术精神,他是从法律精神、经济学原理等几条线来了解一件事情的,他有很系统的认知。所以他挺适合做律师,做投资也很适合。

小龟:对,他现在两个都在做。

达鸿飞:你让他去领导一个公链项目,我觉得不一定适合。

小龟:他自己也这么说,他不太喜欢创业,他觉得创业要放弃很多事情。

达鸿飞:比如他很可能没办法每天穿非常正式的西装,到处跑来跑去,做律师做投资可以这样。

小龟:徐义吉呢?

达鸿飞:徐义吉想法非常多,思想很灵活。我觉得他的people skill挺好的,就是他能够跟很多人拉近距离,产生合作。而且他是一个很有执行力,有很强的驱动力的人。但是由于他想法很多,所以很容易从一个想法跳到另外一个想法里面去。

小龟:王冠呢?

达鸿飞:最早在小蚁团队的时候,我跟冠哥是交流最多的。然后…….

小龟:冠哥是个好人。

达鸿飞: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小龟:因为其它人也是这么说的。

达鸿飞:对,他是一个好人。作为一个human being来说,他是一个很高质量的人。他也挺有理想的,也有很多想法。他是我们币圈为数不多的真的不懂技术的文科生,很有艺术气息。

小龟:不懂技术的文科生……

达鸿飞:他更多的是从社会学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他看待问题比较抽象,他更喜欢从人性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他对人性比较理解,这是他的长处。

小龟:巨蟹呢?

达鸿飞:巨蟹是一个超执着的人,其实我对他这种执着很钦佩。

小龟:初夏虎呢?

达鸿飞:虎哥其实比较像一个创业者。他跟义吉都比我们其他人更渴望成功。这其实是创业者非常需要的一个特性。

小龟:你不渴望成功吗?

达鸿飞:我更希望的是把一件具体的事情完成好,而不是直接对成功的渴望。我很久不见他们了!最近一次我见蓝领大概是三四个月前。我觉得我给自己挖了个坑,一个个评价,是吧?

小龟:哈哈哈哈哈。我可以问你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吗?你睡不着的时候在想什么?

达鸿飞:各种事情。

小龟:好吧。

达鸿飞:你想听什么?

小龟:你会因为具体因为什么事情睡不着?

达鸿飞:当你有一个目标要达成,而且你不知道能不能达成的时候,而且这个目标如果不达成,对你个人,对整个团队,对其他人都会有影响。这个时候,你就会有压力,有压力的时候,你的睡眠就会不好。

小龟:你最近压力大吗?

达鸿飞:还行,币价涨跌不会让我有心理变化。

小龟:那什么事情会让你有心理波动?

达鸿飞:近期不太有。

小龟:是不是熊市心态更稳定一点?

达鸿飞:牛市,你会被推着走,很多人来找你,要参加各种各样的会。不光是我,同事们都会做一些为短期利益服务的事。熊市的时候,做事的效果也没那么直接,还不如做点中长期的事情。

小龟:我不知道你对成功的定义是什么,你做的两个项目,包括Onchain看起来都还蛮成功的。很多人不服气,说你只是运气好。你觉得你的成功是偶然的吗?

达鸿飞: 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很偶然的。我们从不从人的角度来看,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成功是超级偶然的,非常非常之偶然。

人的因素即主观因素占的比例很小。你能成功,可能是跟你的教育背景有关系,跟你的家庭出身有关系,跟你的成长经历有关系,跟国家的环境也有关系,也包括你刚好在这个时间点来做这个事情有关系。我不介意别人说是运气。

小龟:你的一个朋友说,偶然性占30%,主要还是因为你选择在冬天就选择开始卖棒冰。

达鸿飞:这个比喻……现在又开始到冬天了。

小龟:是这样吗?你之前做哪些积累是对你后面遇到机遇爆发是有关系的?

达鸿飞:爆发不是指暴发户的爆发。我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我想做一个东西,然后就做呗。不是我觉得自己要爆发了,然后赶紧做准备工作,只要把事情做好就能爆发了。这是很自然的,你想做一件事情,怎样用正确的方法去做,做了之后刚好爆发了,这就是他们说的所谓的运气。

小龟:我感觉你们熊市一点都不差钱。

达鸿飞:现金流是可以支撑我们……

小龟:多少年?

达鸿飞:不知道,这个没有去算。

小龟:你大概在什么时候预测熊市来临的?

达鸿飞:我不会预测熊市来临,但我知道这个市场很疯狂。我大概在今年上半年在公开演讲中说,现在肯定是一个很疯狂的时候。每天涨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小龟:你们现在熊市做的布局是什么样子的?

达鸿飞:布局……不要搞那么吓人,没有什么布局,白皮书里面写了要干嘛,继续干,然后分步去做一些to B的企业服务的业务,去做一些比较落地的项目。

小龟:就这些吗?

达鸿飞:还有就是把人员的组织架构调整好,让一些只是为了短期的利益参与的人离开,让真正对这件事情有信心的人留下来。整体来看,我们团队一直在扩大。我们在扩招,大概这两个月平均每个月都有十来个入职。

小龟:NEO跟本体各自会有什么样的差异化发展?

达鸿飞:NEO是一个智能经济平台,实际就是智能合约和经济的结合,本体更聚焦于数字身份和可信数字这块。因此,他们的的架构是不一样,共识机制也不一样。

小龟:你如何平衡你在这两个项目中分配的精力?

达鸿飞:我现在很少参与本体的具体工作。

小龟:不是反过来的吗?

达鸿飞:不是的。NEO的具体工作我参与得多一点。

小龟:如果要你在两个里面放弃一个……

达鸿飞:这就相当于说,我有两个孩子,你问我你先卖哪一个?这种问题叫人怎么回答呢。

小龟:是的,我们本来把这个问题删掉了。

达鸿飞:或者问你,你在爸妈里面放弃一个,你放弃哪个,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它是一个罕见的场景,你把人置于一个非常罕见的场景里面,而且这种场景其实你可以通过其他方式避免的。

小龟:写小说是这么写的,就是把人推到绝境让他做选择。

达鸿飞:但是前提要合理化,前面要有铺垫,每一步都很合理。比如现在好像看起来已经是要这样了,或者正在往这个方向发展。

小龟:这两个项目存在竞争关系吗?

达鸿飞:打个比方,我觉得我们团队的每个人从大方向上来说是合作关系,但是到了很具体的事项中,也有可能有竞争关系。因为大家都在争夺同样的资源。

NEO和ONT也是这样的,比如有可能有一个合作方,他刚好就要根据自己的业务属性和使用的效果在两个里面选一个。但他们两个方向不一样,而用的智能合约是完全一样的,更多的是共享生态的关系。

小龟:两个如何联动发展?

达鸿飞:现在就在联动发展。比如,我们有一个联合工作小组在制定两边智能合约的技术标准。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联动发展了。这样,所有两边的开发人员可以在两边同时都可以进行开发。

小龟:你在小蚁的实践过程中,吸收了什么经验给到本体?

达鸿飞:重视开发者,还有,不做市值管理。NEO没有做市值管理。只要把产品做好,不做市值管理,完全是可以的。

小龟:真的没做市值管理吗?

达鸿飞:没有。

小龟:所以后面涨到那么高,也是你没有预料到的。

达鸿飞:预料有什么用。以前有一个交易所的创始人跟我说,你们要不要把你们的做市商到我们这儿来帮着做一下市,可以免手续费。我说我没有做市商,也没有市值管理。

然后他发我微信说,希望多年后我们相处一室,谈到这个事情的时候都能哈哈一笑。意思是说,怎么可能不做市值管理。我只能很无奈回他,我真的没做。在NEO市场表现很好的时候,有很多朋友说把我们团队做市值管理的人介绍给他们,我说没有。

小龟:好的,你在做本体的时候,为什么是采用对机构私募,对社区空投的做法,有人评价这种做法还是蛮高明的。

达鸿飞:我们叫共建。不是说给钱我们就要,我们给大家发了一个表格,他们需要填写他们能为ONT做什么。

我们根据这个做筛选,比如我们要考虑地域性,比如美国有家投资机构,他有很多美国本地的资源。经过筛选,我们大概选了不到20家,我们每半年都要再发一个表给他们,让他们填帮本体做了什么事情,我们会分ABCD4档,不同的共建者有不同的待遇。所以不是传说中的私募。

小龟:当时采用这种做法的还是非常罕见的,你为什么想到用叫什么共同建设这种方式?

达鸿飞:因为钱是最不值钱的。你的钱和我的钱没有什么区别,但最终还是看谁能给你带来什么生态上的帮助。所以,我们的做法就是我们出力出想法出执行,机构出钱出资源出人脉,一起来做这个事情。

小龟:你觉得应该怎样做好一条公链?

达鸿飞:发展生态。现在这个阶段主要是对开发者友好。

小龟:现在NEO上有多少开发者?

达鸿飞:没法统计。

小龟:那有多少dApp?

达鸿飞:大概在150个左右。

小龟:这些dApp有实际的交易吗?

达鸿飞:有,有些交易量会降下来,有些是上升趋势。

小龟:好像前几个月的时候,看到NEO的Gas费的设置好像稍微有点问题。

达鸿飞:太贵了是吧?

小龟:太贵了。

达鸿飞:Gas费用的调整,这个事情在讨论中。

小龟:还没有结论?

达鸿飞:还没有结论。Gas费贵是在涨得很高的时候比较贵,现在没有结论是因为Gas费已经没有那么贵了。币价下跌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想一下怎么样从根本上来处理这个事情。

小龟:你在区块链这块,目前大的战略规划是什么?就是类似布局之类的。

达鸿飞:一方面,我们把产品底层的稳定性提高,提高性能。另外,我们做一些to B的,能够有真实用户的业务。Onchain会去做一些B端的客户。

小龟:B端客户现在是不是好做一点?

达鸿飞:也不是好做一点。公链这边,我们基本把最新的技术的进展都呈现出来了,这种to B的业务可以逐渐把公链中的技术元素用过去。

小龟:你曾经说过,未来是技术、生态系统和治理模式的竞争。刚才,你生态只提到了一点点,可以详细说一下吗?

达鸿飞:技术竞争就很简单,它包括架构设计、技术元素等;生态的竞争,主要是指你上面有多少开发者有多少Dapp,有多少真实应用场景;治理的竞争就是你的社群是一个什么样的权力结构,谁能够推动这件事情往前发展。

比如说,比特币就非常分散,没有一个机构有足够的能力来推动它发展,因此容易产生分叉的情况。好处是因为权力分散的话,它的生命力也很强,这些机构歇菜了,不代表比特币不会歇菜。以太坊有点类似,区别是它有一个核心的灵魂人物在,可以公开发表观点。

其他的链相对来说更中心化一些,治理的结构更单一一点,但好处是比较高效。我觉得在当下,链的技术不是很成熟的情况下,更中心化的治理结构在早期有很大的帮助。

小龟:我感觉现在熊市公链都蛮惨的。你觉得现在公链目前最缺什么?不会回答我是开发者吧。

达鸿飞:我觉得比较缺产品意识,往往是一个东西差不多好用就结束了,但它对于开发者并不够友好。所以不像一个成熟的产品,反而像实验性项目。

小龟:那你觉得公链未来会怎么演进?

达鸿飞:未来会有多条公链,不会只有两三条公链就把所有的业务都完成。

小龟:你觉得在区块链行业应该怎么做金钱投资?

达鸿飞:投资建议问我那是问错人了!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做过任何交易操作了。我只在去年的九月赶紧充了一笔钱买比特币。

小龟:那很准啊。

达鸿飞:不准,现在都跌下来了,应该现在买。我买完之后就放那不动了,涨上去应该把它卖掉,我又不卖。

小龟:但我觉得你其实挺关注投资问题的,所以你会对如何做金钱投资有一点思考的吧。

达鸿飞:在投资上,我是一个风险厌恶型的人,所以我会追求一些确定性的机会。比如说我以前买过A股,买股票基本上都是亏的。

最近一次操作是好几年前操作分级基金,A股一次整体上大跌的时候,我做了分级基金的下折套利,那其实是非常好的确定性的赚钱机会,或者说确定概率很高的赚钱机会。

小龟:你们是通过什么基金投项目的?

达鸿飞:NEO有一个叫NGC,NEOGlobal Capital,是设在新加坡的一个基金。

小龟:投资逻辑是什么?

达鸿飞:NGC管理的两只基金,一个叫Fund 1,是盈利性基金,到现在大概跑了一年。它的盈利能力我所知道的基金里最好的。

小龟:真的吗?

达鸿飞:对。

小龟:那是怎么操作的?

达鸿飞:可能是投了一些比较好的项目。

小龟:怎么选项目的呢?

达鸿飞:我不在投委会里面,我不参与它的投资决策。

小龟:那不会给你过目一下吗?

达鸿飞:一共投了大概有60到80个项目,我哪看得完。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吧。

我们还有一只基金叫NEO ECO Fund,它不是以追求财务回报为优先的,是为生态发展服务。比如我们去投那些能带来很多的用户,但是可能短期内不会有太多的收益的基础设施项目。

小龟:你怎么看区块链未来的发展?下一个机会是什么?

达鸿飞:我对行业越来越有信心了。从我最早接触到现在,信心值是越来越高的。如果狭义地理解区块链,你会觉得它没有技术上的创新点,只是把老的技术融合在一起。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区块链是一种制度创新,你可以看得出来,它对生产关系是有一些改造的。

而且,它已经是新技术新生产关系的一个容器了。大家都愿意把一些相关的新技术装在这个篮子里来呈现,比如安全多方计算和零知识证明等,这些属于密码学框架下,但现在它们被装在区块链这个大概念下面。

由于区块链融资相对比较容易,而且它是一个全球化的市场,人才也很多。所以,这么多聪明的人,这么多钱都在这个大的概念里。因此,整体是向上走的趋势。

小龟:区块链曾经出现过两个杀手级应用,一个比特币,一个是有发币功能的以太坊,我好像看到你讨论过杀手级应用这个话题,你觉得下一个杀手级应用将会是什么?

达鸿飞:游戏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小龟:为什么是游戏呢?

达鸿飞:它比较轻,涉及的人群会比较广。

小龟:但是现在大多数区块链游戏只是把资产放在链上,可能真正游戏的那部分还是在链下进行的。

达鸿飞:本来就是这样的,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在都要链上进行,游戏还是游戏嘛。

小龟:现在区块链游戏有哪些瓶颈?

达鸿飞:第一,公链本身的性能不够好,产品化程度也不高,所以开发比较麻烦,稳定性也比较差。第二,大家还没有真正看到游戏性和区块链的资产属性结合地特别好的项目。现在区块链游戏的UI,各种经济模型的设计都还较简单。

它们会在短期内获得关注,但很快你会发现游戏的生命周期很短,因为区块链游戏在“游戏性”上做得还不够。

小龟:你非常看好去中心化交易所,你认为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达鸿飞:它实际上更多的是非托管交易所,用户不用把资产托管在交易所,或者说是一个更透明更加去信任的交易所。

小龟:现在有你认为做的比较好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吗。

达鸿飞:还没有。

小龟:好的,那你觉得去中心化交易所要有爆发式的增长,需要什么样的契机?

达鸿飞:要有场景。比如在中心化交易所已经足够好的情况下,去中心化交易所存在的理由就没有那么强。但也有些资产不一定适合在中心化交易所里流通,比如游戏里面的non-fungiblel的资产,游戏里的道具,是可以在链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里完成的。

小龟:哈哈,差不多结束了。达叔,我给你拍张照吧,我拍照很好看。

达鸿飞:拍的好看的话,以后我就用你拍的了!

原文转自小龟区块链:https://mp.weixin.qq.com/s/y40fK4gLQoqamFZROJUCOg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