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学院 | 对话John deVadoss,我们聊了区块链行业最热的这些事

LoveNEO 第11期下,NGD西雅图办公室负责人John deVadoss,将继续与我们分享了关于NGD西雅图的最新近况以及他对行业的趋势解读和个人观点。

主持人1:NGD区块链开发工程师 王龙飞

主持人2:NGD生态经理 Denis

做客嘉宾:NGD西雅图办公室负责人 John deVadoss

Q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聊NEO3.0。那NGD Seattle会带来什么值得期待的东西呢?你们正在着手哪些重要的事情?

John: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开发NEO 3,我们NGD西雅图有两个开发重点。第一个是面向开发者的项目,我们称之为NEO Tool kit,能够从VS code内部来构成,可以快速进行编辑、集成、bug修复、测试,以及智能合约的部署。我可以重点介绍一下debugging功能,这是开发者第一次可以基于现有的VS架构,在本地进行debug操作,这将是一个很强大的功能。第二个是专用网络,我们称之为NEO Express,上手简便且安全强大。它的好处在于,可以做到重播,转切,快进,快照,在debug的时候也能保持链上正常运行。我们希望当全世界的开发者了解并使用这两款工具时,能有便捷、人性化的开发体验。

John:我曾创立过两家机器学习的公司,当初的计划是从两个方面添加机器学习功能。比如对于开发者来说,我们可以在他们编写智能合约的时候,通过机器学习给他们建议意见,预先编写代码,让编写变得更智能、有效率。同时,我们也能以机器学习的视角来看NEO Express专有网络。我们可以分析开发者、团队在做些什么,然后告诉他们“你在这个那个的项目中花费了很多时间,但是你在某某领域上仍是封闭的。” 通过给他们数据,使用机器学习,告诉一些他们还不了解的知识,可以让他们更有效率。他们只需要写代码,而我们能通过提供数据让他们成为更有效率的开发者。

Q加入NEO后,感觉怎么样?

John:对我而言,我认为同事是最重要的。我非常享受也非常尊重和我一起工作的人。比如说你,Dennis, 龙飞, 铮文,上海团队,以及社区群体。我感受到了尊重,也收到了非常多的反馈。每天人们给我发来微信消息,邮件,或者是推特,来告诉我他们有多么喜欢NEO,同时,听着他们说他们在做什么也令我感到非常开心。有时候,来自世界各地我不认识的人会和我说:“我是NEO的粉丝,我喜欢NEO,我也喜欢你正在做的事情。”所以对我来说,来自NGD, NEO的人才,和世界各地的社区是最珍贵的东西。

Denis:是的,过去两到三年,NEO团队成员一直在不断壮大,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王龙飞:我们以前可能是坐在办公室里,只为一个公司工作。但现在在NEO工作,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们是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一起工作。

John:是的,我非常享受从新的人,新的反馈中得到的能量。对我来说这是非常不同的一点,我非常喜欢这一点。

Q最近以太坊2.0马上就要上线了。在V神的一个采访中,他聊到了以太坊2.0的计划。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他们将为以太坊2.0开发一条新链,这也是我们要在NEO3上实现的。NEO3将不会与NEO2.0有任何联系,你觉得这个发展方向怎么样?它肯定有好有坏,那你是如何考虑的呢?似乎NEO3和以太坊是在做一样的事情,他们都是在开发新链,你认为开发新链的趋势是怎么样的?

John: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发展方向,因为我们虽然可以基于NEO2.0做一些事情,但也需要改善和提升一些地方。但如果想要不断向前建立里程碑,我认为重大的改变是必须的。很明显,我们不会一直开发新链。但是我认为在发展历程中,是需要改变的。在这些时候,在现有基础上转型是做不到的。我们需要小心对待这些转变,需要考虑现有的开发者,dApps和生态,并让他们了解到转型的意义。但就个人而言,我非常支持。

John:再说说以太坊,我认为还有很多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使用比特币现金来支持数据备份,引起了非常多的隐患,这说明以太坊的架构到现在为止还是不够稳定。这是我对于以太坊的看法,但对我们来说我觉得这是理性的一步。在这次的转变中,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管理浏览器,教育及引导开发者同NEO一起前进。

Q我们聊了很多和区块链和NEO相关的话题。让我们聊聊Facebook发布的Libra项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John:现在,在美国连老人家都知道加密货币,所以就市场营销来说这是非常好的。但是,不幸的是现在的Facebook无法获取足够的信任。当人们看到此类话题变成主流新闻时,他们知识储备也变得更加丰富。对比特币,对市场和对NEO而言,这都是一个好现象。但我们要留意的是,Libra背后的Facebook一直以来都让人保持很强的警惕性。想必你也在新闻里看到了关于Libra的两个关键点:其一,如果任何一个新的稳定币上线了,那并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的所有关注都是因为Libra的背后是Facebook。但是现在重要的是背后的操作者是Facebook,而这就导致了很多人会发问:“它的经济模型是对的吗?一个大型科技公司应该做这样的事情吗?”

John:最后一点,也是让我非常惊讶的一点。就是在刚开始的几周,Libra的底层仍处于非常初期的阶段,你还无法进行搭建。这就说明了它是非常不成熟的,他们推进得太快了。

John:第二点非常令人惊讶的是它的架构,我认为它完全没有平台上的创新。我们NEO在很多年前就设计了dBFT,有双通证经济模型。但令人惊讶的是,那些硅谷的科技公司在架构方面并没有真正地创新,他们只是东拼西凑地把东西打包起来,这点令人失望。所以这个新闻对我们产业是好的,但对Facebook来说是令人失望的。我们有机会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来传播我们的行业。

Q其实,我们很震惊Facebook要推行Libra区块链项目。因为我们都知道区块链用户还是非常少的。Facebook是第一个站出来进军区块链行业的科技巨头,这也进一步推进中国与美国的公司进入区块链技术的发展领域。所以我觉得将来会有更多的科技巨头进军区块链行业。你认为如腾讯,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会不会也进入区块链行业?他们会如何竞争呢?

John:这是个好问题,让我从两方面来回答。首先,是任何拥有巨大用户群体的公司,如腾讯,或者Paypal,诸如此类拥有百万级用户的公司,他们会有去做一些事情的动力和责任感。第二,是任何有意向发展金融科技的公司,也会对这个行业很感兴趣,比如摩根币就是一个开头。所以我认为会看到这两类公司加入这个行业,即拥有很多客户的公司和金融科技公司。我们会在未来的两到三年内看到非常多的创新。最后,这个行业会出重组,到这时会有赢家和输家。但现在我认为还无法下结论。当然了,我们希望他们通过NEO来进行开发。

Q刚才我们聊到了以太坊和NEO,那如果只讨论区块链项目,你认为有哪些项目并没有预期中好?又有哪些让你非常期待与兴奋?

John: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啊。我认为有一些项目太注重做市场了,而忽略了技术开发,就比如说波场。就算是主流的以太坊,我也略有失望,因为我认为它的进展太慢,通过它运用比特币现金作为它的内部资金层,我就知道以太坊还并不成熟,这是非常令人失望的。我在跨链和公链里看到了很多潜力,我认为他们会有很多创新。这就是为什么我也很喜欢Ontology正在做的事,特别是设计这方面,我们希望设计是简单的,有创新精神的。另外,我很喜欢他们的算法,因为他们也运用BFT,同时我也喜欢运用BFT的金融链。他们的创新和进步令人满意,这是我大致的看法。

Q我还有一个问题,因为最近在NEO有很多的dapps和进程,哪一个是最令你感到兴奋的呢?

John:我并不想选出一个“赢家”,我认为这会令很多朋友失望。但是,我有很多个人特别喜欢的,Nash就是其中我很喜欢的一个。我喜欢他们所做的事情,我认为他们正在做的架构创新是很让人印象深刻的。我非常喜欢他们的dApp。有很多我喜欢的事情都在发生,尤其是游戏领域。我认为对于游戏玩家来说,不会有约束,你可以再次想象和思考。所以,我是我们现有游戏的铁杆粉丝。但我并不想在公开平台选出一个赢家或输家。

Q我们现在就是想让你做一个艰难决定哈哈哈。让我们再加一个问题。我认为社区里大多数的人,他们并不是真的知道NGD Seattle的团队是什么样的。你能说一些关于你们团队的事吗,比如团队里都有谁?

John:我们拥有一个很小的团队,我来领导NGD西雅图的发展。Harry Pierson, 他曾经和我一起在微软工作了十八年,他在几个月前加入我们,是目前我们的首席架构师。黄鹏,是我的朋友,也是我之前初创公司的同事,他正在做平台的技术策略,同时与微软等大的科技公司合作,进行联合开发的工作。其次,我们也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社区开发者一起工作,他们是我们核心团队的一个延伸。我们期待在九月的一个转型,然后我们将会更多地进行开发指导上的工作。现在有更多在微软的同事也想要加入我们,你们可能会在未来看到更多的新闻。

Q我下一个问题是,最近我们发布了有关与Swisscom子公司开发Seraph ID的新闻稿,我们知道西雅图也在做一个ID项目。你可以和我们分享一些相关资讯吗?因为我们认为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项目,对NEO来说也很重要。

John:当然可以。大概一个月之前,NEO加入了DIF,一个去中心化ID基金会。有很多巨头像是微软,亚马逊,当然也包括Ontology和一些其他的链。他们的目标不是建立一个产品,而是共同创建行业协议和标准。所以,我们有能力去进行改变,实现互操作性。NEO在这个基金会有自己的席位,所以我们可以影响整体方向和策略,确保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例如NEO ID,以及与Ontology的合作,都可以与DIF的工作保持高度一致性。所以,我们在DIF不是为了开发某一项产品,而是来确保我们通过NEO生态系统建立的项目都与行业标准保持统一。此外,我们也可以用很简洁的方式与其他平台也建立互动。

Q谢谢。我认为那是我们可以聊的很重要的事情。我非常期待看到那些。

John:我从微软Azure云计算平台和.NET平台中学习到了「身份」是核心,是关键。如果没有身份,我们将不能实现NEO的愿景和所谓的“智能经济”。所以,能够拥有一个坚实的基础,建立一个标准,建立一个内在的互操作性,是引领我们向前巨大的一步。对于NEO ,甚至对行业来说,都是赋能新的智能经济时代的标志。

Q或许对我们的观众来说,你刚刚提到的的「身份」是很重要的,你能解释下什么是身份吗?就像是拥有一个账户,连接用户,行动于生态系统的各个层面?是那样的存在吗?

John:是的,非常好的问题。我想说的是,在任何一个系统或者应用里面,都存在个人用户,与系统的其他层面。所以,我们需要进行身份验证,或者说如何证明“你就是你自己”。相当于是个人与系统发布一个表态,表明他们能做的事和不能做的。最后,这个表态需要有一定的持续性,以确保操作与角色对等。系统界面从而可以赋予这些表态一定许可和权限。这是现有系统里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否则我们需要从头开始建立整个世界。所以和Azure、.Net一样,我们NEO平台的系统抽象性越高,开发者使用起来越方便,我们平台的使用率就会越高。NEO 3就会像火焰般吸引上百万的开发者来我们的平台开发应用。

发表评论

Top